草川☀️见晴

Cp@沈阿九
文绑@一锅三七
画绑@夜璃

这里草川(•̀ω•́)✧

【穹大】昏君-001

~皇帝穹x丞相大

~来自小天使 @人间失格 的点梗




第一章


高高起华堂,远远引流水。


只见殿上黄花梨木作梁,周遭雕刻着精致逼真的仕女图,四周大殿铺满了金箔水晶,殿顶一台巨大的琉璃灯,映着整个殿内金碧辉煌,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东方纤云立于台下,穿着碧青色的朝服,宽袍大袖的隐去了身形,他的背微弓着,看向地面,双手举在身前捧着一卷竹简。


他已经维持那个姿势站在那里很久了,可是殿内的人却视他于无物,依旧莺歌燕舞,好不快活。


大殿的最前端,金漆雕龙的宝座上,闲倚着一个人影。


那人穿着金黄色的衣袍,身上用金线绣着五爪龙形,一举一动之间,那龙好像都要脱袍而出。


他举着一杯琼酿,轻轻摇晃之间酒液泛出半透明的光泽,他用手臂撑着身子,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饶有兴致的盯着下面的东方纤云。


他轻饮了一口,然后伸手叫停了在殿下不断扭动腰肢的艳丽舞娘,然后把杯子放到一边,身旁的宦官就马上去接了。


他悠闲地走到东方纤云的身边,看着他向自己卑躬屈膝的模样,吃吃的笑着。


“美人,你又是何苦?”他说道。“你改变不了这局势的。”


“臣,为黎民百姓而请命。”东方纤云没应他的话,硬邦邦的说了一句。


“哼。”他皱眉狠狠的一甩袖,走出了大殿。“迂腐!”


东方芜穹。


玄铭的第四任皇帝,自他继任以来,就好像在不断地往先祖面前抹黑。酒池肉林,大兴土木,国库用完了,不断地向下面搜刮民脂民膏,百姓个个苦不堪言,都盼望着有个明君快点出现。


可是英雄的诞生又谈何容易?


虽然不断地有起义军出现,但是也终究是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


东方纤云是玄铭的宰相,七岁便入朝为官,修建运河,整理史册,每一个交给他的任务,无不是完成的妥妥当当顺顺贴贴。


不仅在文官方面出类拔萃,上战场杀敌他更是一把好手,十三岁那年便凭借着一人之力带着两千多精兵,从胡人的包围中杀出重围,反败为胜。


百姓们都叫他战神。


叫他东方丞相。


说他是上天赐给这乱世的救赎。


可是,其中的苦,其中的累,只有他一人知道。


就算是打碎了牙,满口的血腥气也只能往肚子里面咽。


直到东方芜穹走出大殿,东方纤云也没有直起身子,依旧保持着那种谦恭的姿势,卑微的,请求着他的一纸命令。


可悲的是,他什么都没等到。


宦官走了过来,对东方纤云劝道,“大人,皇上他已经回去了,您看... ...”


宫里的每一个人对东方纤云无不是尊敬的,爱慕的,可是,也仅仅能止步于此,毕竟他们的主子是皇上。


所以,总是自己有心去帮,也是无能为力。


只能看着那人挺直着脊梁,不屈又倔强的像一匹孤狼和这乱世对抗。


看东方纤云没动,宦官也终是轻叹了一声,走出大殿。


殿门缓缓地关上,灯火都熄了下去。


那个人像是世间唯一的光,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

估计中篇,3-7章结束

【all叶】深叶食堂-004

~每篇独立

~全文戳tag



4双色芋圆蜜黄桃


过了立秋,天气渐渐地凉了下来,虽然中午的时候天气还是有点闷热的,但是早晚风透过窗户吹过来还是带着几分凉意,要盖被子的。


叶修开着小号,带着自家工会的一群人满世界的抢BOSS,退了役的生活也不算是太无聊。


这日苏沐橙忽然没头没尾的发来两张电影票,叫他邀请别人去看。


叶修看了也是失笑,他这一个糙汉子,连个女朋友都没有邀请谁去看呢?


可是笑过去了,叶修却也将这两张电影票收好了,然后点开一个人的消息对话框,发了个笑脸过去。


叶修‘这周五有时间吗?看电影去不?’


周泽楷‘有的。’


叶修‘OK’


收到自己期待的答复,叶修满意的关了对话框,然后起身神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骨头发出咯咯的声音。


他揉揉发酸的脖子,仰了仰头,脑袋有点晕呼呼的。


啊,做点别的吧。


因为退役,所以叶修现在也不用成天都扎在电脑面前,虽然对荣耀还是一如既往地热爱,但是现在的他也会寻找一些生活上的乐趣来调养一下身体。


叶修从书架上随手抽了一本菜谱,想着过几天要和周泽楷去看电影,做点东西带过去吧。


周泽楷和稍显冷酷的外表不同,内里其实就是一个害羞腼腆的大男孩,喜欢吃甜糯的东西。


叶修刚知道的时候还愣了一会,然后问道,这是你们战队给你准备的反差萌吗?


周泽楷听了又是沉默,然后猛地抱住叶修,‘前辈,不要说笑。’


想到周泽楷,叶修就忍不住扬起唇角,那个人真的像个孩子,干净又纯粹,什么情绪都清晰明白的写在了脸上,让人一眼就看的明白。 


他笑,周围的空气也像是沁了蜜糖。他愁,空气也随着带了一股苦涩的味道。


手指随意的翻着,忽而,叶修眼神定格在了一页色彩鲜艳的菜品照片上。


就做这个吧。


叶修想到。


叶修决定了菜品之后,就去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带上钱包出去买菜。


上午的空气还不算太热,但是伏天也没有过去,走在市场里总有一种泡在潮气里的感觉,耳边嗡鸣着,让人不是很舒服。


叶修不喜热也就快步走到了自己需要买的摊位面前,买了东西很快就回家了。


到了家,先把东西往厨房台面上一放,去卧室拿了换洗衣服就跑到浴室冲澡去了。


冲好澡,一身黏腻都去了,叶修才感觉胸口的一股气呼出来了,放松下来。


然后踢踏着拖鞋走到厨房,看着自己买回来的食材。


叶修把买来的南瓜拿出来,用小刀把皮去了,然后放到盘子里装进微波炉里面加热。


在南瓜加热的同时,把买的紫薯洗干净去皮放到蒸笼里面蒸熟。


因为南瓜放在锅里蒸熟水分大, 不粘,所以叶修用微波炉加热大约十分钟左右后就拿了出来。


同时也把蒸好的紫薯取了下来。


叶修把南瓜放到一个干净的盆子里面搅拌成泥状,然后倒入木薯粉。


对待紫薯也是同样的做法,拿出另一个干净的盆子搅拌成泥,然后倒入木薯粉。


因为紫薯相较南瓜更干,所以在搅拌的过程中叶修倒入了牛奶,让紫薯闻起来除了自身的甜味还带了一丝牛奶的香气。


做好了搅拌工作,叶修把南瓜和紫薯的泥都揉成团然后像是做饺子一样搓成条后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然后把这些或紫色或黄色的小块倒进另一干净的大盆子,然后在上面撒了木薯粉防止粘连。


然后叶修把这些做好的小团子们放到一个干净的乐扣盒里面冻到了冰箱里,等待这周五的到来。


时间过得很快,周五早晨,叶修从床上爬起来,把冻着的乐扣盒子从冰箱里拿出来,然后煮了一锅水。


等到锅里的开水咕嘟嘟的冒着大泡泡的时候,叶修把团子们倒进去。


团子们在开水的泡煮下,一个个上上下下的浮沉着,不一会就全部飘了上来。


叶修关了火,把团子们捞出来立刻放到冷开水里面,待团子们全部凉下来捞出。


叶修拿了个漂亮的玻璃碗,将团子们放进去,然后又加入了黄桃罐头和其他一些已经洗干净的水果块进去。


色彩鲜艳着像一幅梵高的油彩画。


刚做好,门铃就响了,叶修收了锅,倒了水就去开门。


“来了?”看了门看到的是一张漂亮带着几分拘谨的脸,叶修笑道。


“嗯,前辈好。”周泽楷把来时候买的鲜花递给叶修。


叶修侧身让周泽楷进门,然后看着手中的一大捧玫瑰有点哭笑不得。


“小周,你送我这个干吗?”


周泽楷嗫嚅了一下,然后说道,“因为在路上被卖花的女孩子拦住了,她说让我买来送给喜欢的人... ...”


“她说你会喜欢的。”


“哈哈,”叶修无奈的笑笑,然后看着手里面这一大捧漂亮的玫瑰,玫瑰花瓣上还有洒上去晶莹的水珠。


“我挺开心的。”


叶修把周泽楷送的玫瑰放到餐桌上放好,然后去厨房把做好的芋圆端了出来。


“我可没有玫瑰花。”叶修笑,“嗯,芹菜花行吗?”


叶修掐了一小节绿色的叶放在芋圆上。


“谢谢前辈。”


周泽楷笑着,然后拿着汤匙盛了一口放到嘴里。


做好的芋圆,爽滑Q弹,嚼起来带着淡淡的牛奶甜香还有自己本身的香味。


甜甜的黄桃罐头糖水,因为加入了其他水果的缘故,很有层次感,弥补了单独黄桃的那种淡淡的苦涩。


吃起来不腻口,又舒服。


像叶修一样。


周泽楷又吃了两口,他看向叶修,问道,“前辈,一会我们去看什么电影?”


“是沐橙买的电影票,好像是一部法国电影,叫初恋。”叶修笑着回答。


初恋吗... ...


周泽楷将汤匙放下,走到叶修面前,“前辈。”他轻轻地唤着。


“嗯?”叶修抬头看他,嘴角依旧温和的笑着。


“明年... ...再一起过七夕吧。”周泽楷说道。


“好啊。”


叶修依旧笑着,阳光透过窗子打在他身上,模糊了轮廓,温柔了时光。


那年初见,他望着他慵懒的笑,生命突然就苏醒了,注入了活力。


还好,时光流转,他没有变。


他依旧在身边。




【写手问卷】

上一个@一字曰坑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大概是初中看的一篇同人文,一个一直爱着男主角默默无闻女配角叫草川见晴。我喜欢这个男主角,所以就叫这个了。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


想把自己脑洞写出来,第一次写在小学把,在那个还是开心农场的本子上。写下去的动力就是大家的鼓励和评论吧,觉得还是有人看,很开心。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文风,大概就是废话多?我也不知道。其他人,没问过。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请具体说说?

 
还行?应该说文笔一直在退步。


0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喜欢甜的。或者让我很有少女心的故事。比如傲慢与偏见。那部伊丽莎白和达西先生的爱情故事。上一部我最喜欢的还是绿山墙的安妮。因为安妮和她青梅竹马的爱情。虽然描述爱情只有最后面两章,还一笔带过,但是我依旧觉得很甜。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擅长写什么吗……嗯,大概是自己喜欢的故事。头脑中有一个大纲那样子。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车。


08. 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半小时,长篇一个小时,因为要把情节顺一下。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突如其来的灵感,不怎么准备。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不能听音乐,身边不能有人打扰,可能会碎碎念。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笔记本。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没有。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可以发糖的题材。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没有特别喜欢的,最近看的就是源氏物语。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想当画手!!!!从小的梦想!!!!画手太太们快来勾搭我啊啊啊!!!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回忆的话就是认识一群很好的人。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挺喜欢的。热衷程度也说不清,感觉像一种习惯?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是我写的那篇【我想陪在你身边】叶橙同人。(手机打字就不放了)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一般吧。希望文笔更好一点。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三七治出血 首先必须是我阿七啊!

@苍术止疼痛 要转职的阿药

@蓝色竖琴 我家阿琴!

@拔哥的兔叽🐰 可爱的兔叽!!

@将夜_七子 最棒的七七!!!


(填完了,记得艾特我哦!(●´ε`●)♡超大的么么哒!)



空白问卷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请具体说说?

 0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08. 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宝贝们七夕快乐!!(●´ε`●)♡

【all叶】初恋

~叶受记梗群七夕活动6h




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用霍达的话说大概就是,爱,并不是猎取和占有对方,而是发自内心的责任感,爱是一生一世的承诺,就像是信仰一样永不改变,永不背叛。


可是,这些话对于孙翔来说并没有什么真实感,他还太年轻,太肆意,不懂什么责任或者承诺,他只知道,爱或者说喜欢,大概就是午夜电台里面那个略带慵懒但是却充满了磁性的声音吧。


他从来没见过电台里面的那个人,只是可以通过他的声音然后在脑海里面大概的描绘出那个人的模样。


那个人应该很高,但是绝对没有他高。


那个然应该长得很清秀漂亮,但是一定是一副嘲讽的样子和玩世不恭的表情。


那个人一定很温柔,但是一定是那种会让人察觉不到他的好,但是相处起来却十分舒服的类型。


他是从初中起就一直听那个人的午夜电台了。


一开始,只是和朋友赌气说自己绝对可以熬夜到那么晚,为了防止睡觉才拨开收音机去听那个不大的铁盒子里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慵懒的男声伴着收音机沙沙的电磁音传过来,像是蒙了一层淡淡的雾,让人看不清抓不着,但是那个人语气中不经意间的温柔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传到了孙翔耳边。


他是第一次听午夜电台,一时间竟然也有些入了迷,听着听着连和朋友间的打赌都忘了去,就听着电台那边的男生或温柔或略带责备的声音读着一封又一封的听众来信,然后慢悠悠的解答他们的问题。


“哈哈,这位小听众很有意思啊,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那人读到一封有趣的来信,声调上调,淡淡的尾音回荡在电台里也在孙翔刚刚情窦初开的心中泛起波澜。


“没啊,”那人笑道,“不过,与其关心我还是自己认真的在现实世界中找到另一半更重要哦。”那人叮嘱道,言语中也不见被侵犯隐私的生气,满满的都是对听众的宠溺。


是个温柔的人。


孙翔想到。


至此之后,孙翔每天都会在夜间十一点的时候打开收音机,准时的收听着那人的节目。


时间久了,他也渐渐的知道了那人叫叶秋,和他差不多年岁,不过跳了级毕业的早,不想回家工作就在电视台找了份闲差做个向人间播撒爱的小天使。


还小天使。


真不要脸。


孙翔闷闷的想到。


不过,心里面却是还是将两个形象划上了等号。


转眼间孙翔就要到高三了,叶秋的节目他也听了五年。


五年间事情发生了不少,也改变了不少,他从一个有些干瘦虎头虎脑的蠢小子长成了一个身高一八加,身条瘦长走到路上会有女孩子脸红回头看的模样。


可是,他和叶秋之间似乎还是没有变,他还是跟个叶修那些默默无闻的小粉丝们一样,每天熬着黑眼圈眼巴巴的等着他那珍贵的一小时电台。


他从来没见过叶秋,似乎也没有想法去找他。


其实,只要他想见还是挺容易的,毕竟那个电视台也就隔着他家一条街而已,透过厨房阳台的窗户就能看到对面的大楼顶部。


电视台的大楼像个鸡蛋壳似得罩在地上,孙翔望着,心里想到,每天叶秋就是从那里走出来吗?


可是,想归想,他依旧没去找他。


但是,人们总是在与命运不期而遇。


在孙翔高三的下半年,他家隔壁搬来了一个年轻人。


那人翘着一看就没好好打理过的头发,穿着米黄色的针织衫,懒懒散散的提了袋子鸡蛋就来他家打招呼。


孙翔母亲开了门,那人有礼貌的微笑着身子板也站直了不少,“您好,我叫叶修,是您的新邻居来打声招呼。”


孙翔母亲是个温柔的妇人,看叶修主动来打招呼增进邻里关系便热情的迎他进了家门,然后还倒了前几天丈夫刚带回来的新茶给他。


孙翔在一边看着,心里不屑的哼了出声,然后转身回了卧室。


孙翔母亲觉得有点失礼便不好意思的冲叶修笑笑叫他不要介意,叶修拿着杯子品了一口,说没事。


孙翔母亲和他随意的聊着琐事,末了还不停地称赞小叶真的是年轻有为,早早地就立了业。


叶修也是笑着应道,其实还想再读书。


读书才是最好的年华啊。


孙翔在卧室里,听着外面叶修和母亲的对话烦躁的将门反锁,然后趴在床上开了收音机,听着叶秋的声音才叫他微微安心下来。


升了高三,学业压力的加重和家庭方面的压力让他有点吃不消,但是看到母亲含辛茹苦的样子,他又说不出来丧气话,只好自己忍着,好在还有叶秋这个深夜电台。


明明都姓叶。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


一个是夜晚的英雄,像一只孤独的旗杆,支撑着夜间人们脆弱的世界。


另一个则是小人,四面逢迎,好像跟谁都关系不错似得。


一字之差真的千差万别。


而且,人际关系还那么混乱。


孙翔不止一次看到不同的陌生男人出入叶修的家,而且两个人还相谈甚好。


但不是孙翔带着有色眼镜看人,而是,同类总是能最准确的发现同类。


孙翔知道叶修他也是喜欢男人的。


不过,总看到那人带不同的人回家,而且那些人看叶修的眼中也总是带着爱意的,所以叶修是个渣男这种事也就在孙翔心里板上钉了钉。


可是,奇怪的是,无论自己面对叶修摆出多不好的脸色,那个人都能当做没看见一样云淡风轻,还是用平常的语气来和他说话。


明明是知道他讨厌他的不是吗?


又一晚,孙翔在听叶秋的午夜电台,那人已经很久没接过听众的来电了。


忽然今天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开了这个小福利,说可以和最先拨过来的听众说十分钟。


十分钟啊,这在一个小时节目里还要播放二十分钟歌曲,插播十分钟广告来说的节目十分不易了。


孙翔当然也不可免俗的动心了,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按着那个自己早就背下来的爱心热线,在叶秋说开始的时候瞬间拨了过去,然后拿着电话在一边激动的等着接通。


一时间,干燥闷热的小房间里只能听见他碰碰的心跳和电话嘟嘟的紧张提示音。


“喂?这里是叶秋。”


在通话接通的那一刹那孙翔感觉到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连说话都有一些抖,“喂... ...喂... ...”


“嗯,我在,你说。”叶秋笑着答道,看起来对这种情况的发生早就有预料。


“那个... ...”孙翔想了想,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拿着手机的手心都出了满满的汗,“额... ...”


“还有八分钟哦。”叶秋提示到,“这位可爱的听众,如果你一直这样紧张的话,我也没办法接下去啊”他笑着说道。


“你就没什么话对我说吗?”


“啊!有!”孙翔忽然说,“我超级喜欢你!”


“扑哧——”被孙翔直白的告白逗的一乐,“哦,那谢谢你啊,这位可爱的先生。”


“我听你的节目很久了,一直非常喜欢你。”


“谢谢。”


“我现在是一名即将高考的学生,将来我也想学播音主持和你去一所大学,做你的学弟,然后进入电视台,和你一起工作!”孙翔一股脑的说道。


“嗯,想法不错。”叶秋笑着,尾音清扬的上挑着。


“不过,我最近遇到一点苦恼。”孙翔顿了顿说道,“我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了一个和你很像,但是有一点也不像的人,他没有你有骨气,没事就笑笑笑的,像个软脚虾,也不知道反抗一下。”


“嗯,你是这么想的啊。”


“嗯,而且,他也没有你专注,做点什么就三心二意。做饭都不会,就只会下泡面。”


“嗯。”


“而且,他也绝对没你好看,一看就是不运动,软绵绵的样子。”


“嗯。”


“但是,我的目光总是忍不住看向他。”


“刚开始觉得他人际混乱是个渣男,但是现在看着他和别人勾肩搭背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我会生气。”


“而且,尤其是他冲我笑,总是让我心里有股火。”


“我最近真的越来越奇怪了。”


“我快高考了,我该怎么办?”


那边叶秋听着孙翔絮絮叨叨的说完没了回应,孙翔想着是不是自己废话太多惹叶秋不爱听了,正想道歉,就听见那边的声音传来。


“那你送他一盆粉色多肉怎么样?”


“啊?”孙翔一愣。


话题是怎么转到那边去的。


“嗯,送了你就知道了。”叶秋神秘的笑笑,“还有,刚好到十分钟哦。”


然后利落的挂了电话,留着孙翔一个人呆滞的坐在床上,手里面拿着传来忙音的手机。


粉色多肉?


那是什么?


怎么听起来娘兮兮的。


不过,偶像就是偶像,说的话自然有他的道理。


孙翔隔了一天就去校门口礼品店挑了一盆模样讨喜的粉色多肉送给叶修。


“给你的。”孙翔把脸撇过一边,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


“这什么?”叶修扫了一眼袋子问道。


“粉色多肉。”孙翔回答。


“哦?”叶修接过袋子打开了挑挑眉,然后笑了一下,轻声说道,“东西我就收下了,秋大等你啊,我的未来小学弟。”



【all大】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009

~乙女游戏设定

~欢乐沙雕

~全文戳tag



第九章


所以现在怎么办?


东方纤云盯着面前对峙的三个人心里绝望的想到。


谁TM来告诉他啊!!


忽然东方纤云想到了什么,然后转过头像是盯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锁住了算天。


你有办法的吧?


东方纤云眼神暗示。


没有。


算天眼神回应。


你不是系统的吗?!


东方纤云再次暗示。


我不是。我就是个打工赚积分的。


算天再次回应过。


那我怎么办!!


东方纤云内心崩溃。


算天眼珠转了转,神秘的冲东方纤云笑了笑。


要不你都收了?


虽然4P应该是隐藏结局才会出现的,但是我不介意你现在就开启隐藏支线。


可去你的吧!


东方纤云白眼对之。


在东方纤云和算天眼神交流的时候,那边的三个人也在不停地唇枪舌战。


“小云哥哥快复习了,你们不要打扰我们复习。”龚常胜义正言辞的说道。


“可去你的吧,谁不知道你的那个心思?”印飞星马上反驳。


“所以,现在就应该让我这个为人师表的来帮助东方纤云同学,这是我应该做的。”东方芜穹接了一句。


“绿毛龟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印飞星又转过去瞪了东方芜穹一眼。


“可是,印飞星同学你和小云哥哥不是一个年级的吧?”龚常胜发出反击,“而且刚才的题目也做错了。”


“什么都不会的孩子还是趁早回家学习去吧。”


东方芜穹和龚常胜结成短暂反印飞星联盟。


“那也不关你们事!”印飞星恶狠狠的说道。“东方纤云!”


“啊?”


突然被Cue的东方纤云一脸懵逼的看向印飞星。


“我要去你家!”印飞星说的斩钉截铁。


“????????”


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啊,那的确是一个好的补习地点。”龚常胜点点头,也同意道。



“嗯,老师家访也是必要的。”东方芜穹跟了一句。


所以,你们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美人,我们现在就过去吧?”东方芜穹笑道,“啊,不对,我第一次上门应该备点东西去的。”


“小云哥哥,可以吗?”龚常胜看着东方纤云,正直的眼神让他无法拒绝。


本来就是他请人家帮自己补课的,提供地点也是应该。


“快走!”印飞星推了东方纤云一下, 然后就冲着东方纤云家的方向走过去了。


所以,八戒你怎么这么习惯的????????


我貌似没告诉过你我家在哪啊????????


算了,去就去吧。


东方纤云自暴自弃的想到。


咳咳,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算天趴到东方纤云耳边轻轻地提醒了一声。


忘了什么?


东方纤云不解的看向算天。


咳... ...你那些杂志... ...


一想到东方纤云收藏的那些大尺度杂志,上面女人的浑圆呼之欲出,算天就忍不住有点脸红。


原来你喜欢那款的啊?


???


!!!!!!!!!


草!!!!!!!!!


“八戒等等!!”东方纤云急忙冲出去拉住了印飞星。


“干嘛?”印飞星瞪了他一眼。


“额... ...”东方纤云不自然的挠了挠脸颊,“我家太乱了,还是换个地方吧。”


“为什么?我又不嫌弃。”印飞星问道。


“是的,小云哥哥无论什么样子,我都很喜欢。”龚常胜跟了一句。


表白不是这时候说的啊!


“美人是... ...”东方芜穹看了一眼东方纤云的神色,其中原因也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像他这种年纪的宅男,除了那种杂志还会有什么小秘密呢。


“不是!”看到东方芜穹暧昧的眼神,东方纤云马上否定,可是话刚说出口就有点后悔,那该用什么样的理由来拒绝他们。


“不是的话,就没关系啦。”东方芜穹故作爽朗的笑着。


“我们走吧。”


... ...


东方纤云流下了宽面泪。


为什么他是个理科渣啊。


为什么他要去补习啊啊啊。